服務專線:0800-000-582
地址:100 台北市中正區公園路30號8樓(國揚新生大樓)

最新消息

2017/08/15
臺大教授陳炯年:三高有紅字別不當一回事

 撰稿/楊正敏

201211 月,臺大醫院外科部一般外科主任陳炯年教授因為心肌梗塞昏迷倒下,被送往急診,一個月後他醒來,面對的是需要換心才能延續生命的危難關頭。經過4個月的等待與煎熬,終於獲捐心臟;經歷換心手術後,又走過漫長的復健過程,直到2014年下半年,他才再度穿起白袍,重回最熱愛的醫師工作崗位。 

回想這場生命的重大轉折,陳炯年教授說,「怎麼倒下去的,已經不記得了。」他說,只依稀記得是從家裡出門,連在哪裡倒下,記憶都很模糊,都是後來太太和醫院的醫護同事轉述。太太告訴他,他倒下到送醫時,至少做了十幾次心肺復甦術,才硬是從鬼門關前將他搶救回來。

病發前一天 原擬安排運動心電圖檢查 

未發病前,陳炯年教授身材蠻標準的,雖然健檢發現血糖和血脂略為偏高,但他認為「只有超出標準一點點」,所以不以為意,並未積極的治療。發病前幾天,他人在峇里島,感覺走路有點喘,正盤算回國後要找時間做一下運動心電圖檢查,沒想到就在安排好要去檢查的前一天,病發倒下。

呈現昏迷狀態的陳炯年教授被送到臺大急診室急救,一檢查發現他的心肌梗塞相當嚴重,3條血管都堵住了。在加護病房昏迷了一個月,醫師替他動了繞道手術,用了「主動脈內氣球幫浦」(IABP),還用了葉克膜,動了3次手術,幾乎用盡所有可以維持心臟功能的手段,但都沒有效,最後只好裝上心臟輔助器。一開始反應很強,出現溶血現象,幸好後來身體漸漸適應,一直到後來他等到心臟可動換心手術前,至少用了34個心臟輔助器維持心臟功能。

這期間,當他從昏迷中逐漸甦醒,得知自己病情嚴重到需要換心時,非常沮喪,不斷感慨:「怎麼會搞到這麼嚴重,要換心?」他直言,得知病情時十分震驚又難過,但情況比較穩定後,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--「既然都被救回來了,就要ㄍㄧㄣ下去、撐下去」,不能意志消沈,輕易放棄。

加護病房苦等換心4個月 太太是最大支柱 

一般在臺大醫院等換心的病人,等待時間平均約23個月,陳炯年教授等待換心的時間長達4個月,這期間不是沒有機會,只是有心臟時,他的狀況卻不佳,只好再等下一次機會。

在這樣不確定的狀況下,心情起伏是一定的。陳炯年教授說,生病期間他最大的支柱,就是一直陪在他身邊的「牽手」。他說,住院4個月,太太幾乎天天盡可能的陪伴在他的身邊,無論是住院等換心的期間,還是換心後漫長的復健。「我當醫師這麼多年,也很少看過患者的家屬是這樣盡心盡力的。」話中儘是對太太的感謝。就在他感覺身體愈來愈不對勁,幾乎快要撐不下去時,終於等到了現在的這顆心!

當他在與死神拔河時,臉書上有人發起《為陳炯年醫師祈福》的臉書專頁,陳炯年教授說,甦醒後他有聽說這件事,但沒有上臉書看,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友人開設的臉書專頁,但這份心意他永遠難忘,同時也對關心他的長官、同事,所有心臟移植的醫護同事,表達最高謝意。尤其是捐心給他的大愛人士,他更是致上無限感激。

其實,臺大醫院也有很多醫護人員非常感謝陳炯年教授,因為他倒下後,臺大醫院為醫護人員做健康檢查,其中胸部斷層掃描檢查一項,診斷出多位醫師竟然罹患早期肺癌,但這些人因早期發現而能早期治療,也是好事。

「如果當時有控制三高 或許就不用換心了!」 

康復後的陳炯年教授,20138月回到醫院工作崗位,年底開始看門診,20143月已經重回手術台了。門診老病患回診時,出現角色掉換的場景,陳炯年教授笑說,「有患者跟我說,醫師,你自己要保重。」

陳炯年教授感慨的說,自己之前雖然有三高,但因為沒有症狀,就沒有特別去注意,結果衍生出這麼嚴重的後果。「如果當時知道自己有三高,有找醫院的新陳代謝科或心臟科同事看一下,或許就不會走到換心這一步。」

他說,未來心血管疾病的嚴重性,一定會慢慢超過癌症。比起癌症,心血管疾病是可以預防的,所以,康復後的他,願意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提醒社會大眾,40歲以上的人都要開始注意高血糖、高血脂和高血壓等三高問題,有異常要尋求專科醫師協助,要好好的珍惜自己。如果在門診發現患者有三高,陳炯年也會苦口婆心,提醒他們要去找醫師治療。

工作減量 回歸健康生活 

回想起發病前的醫院生活,開會、巡房、門診、開刀,每天平均工作1416個小時,週末假日也常在開會,全年幾乎無休,像陀螺一樣轉,「基本上是在賣命!」現在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,陳炯年教授對工作態度有些改變,體認到「要適可而止,不能像以前那樣拚了」。陳炯年教授說,以前一周要開兩天的刀,現在減到只有一天;以前一周兩次門診,現在減為一診。人必須在工作和家庭、休息時間中取得平衡,是他病後最大的體認。

此外,他也要求自己開始運動。他說,幫他動換心手術的臺大醫院心臟外科教授王水深也很忙,但他每天至少走13千步到14千步,還拿計步器給他看,所以,病癒後的他,也開始隨身配戴計步器,培養運動習慣。現在一周至少五天,每天會走一萬步。他的飲食習慣也變了,現在青菜和魚吃得多,米飯和肉吃得少,每天早上吃兩顆水煮蛋的蛋白,以清淡飲食為主。 

經歷生死交關,陳炯年教授說,不是沒想過是不是退休會比較好,但是一想到就算每天遊山玩水,幾個月下來也會膩,想想既然還沒到退休年齡,加上自己又幸運換心重生,還是希望「做到不能做為止」。只是以往是「賣命」,現在他懂得適可而止,把工作量控制好,反而貢獻的時間能更長,對醫病雙方,都是福。

全文刊登於《好健康》雜誌 2015年1月 第31期

回上一層
2017/08/15
臺大教授陳炯年:三高有紅字別不當一回事

 撰稿/楊正敏

201211 月,臺大醫院外科部一般外科主任陳炯年教授因為心肌梗塞昏迷倒下,被送往急診,一個月後他醒來,面對的是需要換心才能延續生命的危難關頭。經過4個月的等待與煎熬,終於獲捐心臟;經歷換心手術後,又走過漫長的復健過程,直到2014年下半年,他才再度穿起白袍,重回最熱愛的醫師工作崗位。 

回想這場生命的重大轉折,陳炯年教授說,「怎麼倒下去的,已經不記得了。」他說,只依稀記得是從家裡出門,連在哪裡倒下,記憶都很模糊,都是後來太太和醫院的醫護同事轉述。太太告訴他,他倒下到送醫時,至少做了十幾次心肺復甦術,才硬是從鬼門關前將他搶救回來。

病發前一天 原擬安排運動心電圖檢查 

未發病前,陳炯年教授身材蠻標準的,雖然健檢發現血糖和血脂略為偏高,但他認為「只有超出標準一點點」,所以不以為意,並未積極的治療。發病前幾天,他人在峇里島,感覺走路有點喘,正盤算回國後要找時間做一下運動心電圖檢查,沒想到就在安排好要去檢查的前一天,病發倒下。

呈現昏迷狀態的陳炯年教授被送到臺大急診室急救,一檢查發現他的心肌梗塞相當嚴重,3條血管都堵住了。在加護病房昏迷了一個月,醫師替他動了繞道手術,用了「主動脈內氣球幫浦」(IABP),還用了葉克膜,動了3次手術,幾乎用盡所有可以維持心臟功能的手段,但都沒有效,最後只好裝上心臟輔助器。一開始反應很強,出現溶血現象,幸好後來身體漸漸適應,一直到後來他等到心臟可動換心手術前,至少用了34個心臟輔助器維持心臟功能。

這期間,當他從昏迷中逐漸甦醒,得知自己病情嚴重到需要換心時,非常沮喪,不斷感慨:「怎麼會搞到這麼嚴重,要換心?」他直言,得知病情時十分震驚又難過,但情況比較穩定後,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--「既然都被救回來了,就要ㄍㄧㄣ下去、撐下去」,不能意志消沈,輕易放棄。

加護病房苦等換心4個月 太太是最大支柱 

一般在臺大醫院等換心的病人,等待時間平均約23個月,陳炯年教授等待換心的時間長達4個月,這期間不是沒有機會,只是有心臟時,他的狀況卻不佳,只好再等下一次機會。

在這樣不確定的狀況下,心情起伏是一定的。陳炯年教授說,生病期間他最大的支柱,就是一直陪在他身邊的「牽手」。他說,住院4個月,太太幾乎天天盡可能的陪伴在他的身邊,無論是住院等換心的期間,還是換心後漫長的復健。「我當醫師這麼多年,也很少看過患者的家屬是這樣盡心盡力的。」話中儘是對太太的感謝。就在他感覺身體愈來愈不對勁,幾乎快要撐不下去時,終於等到了現在的這顆心!

當他在與死神拔河時,臉書上有人發起《為陳炯年醫師祈福》的臉書專頁,陳炯年教授說,甦醒後他有聽說這件事,但沒有上臉書看,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友人開設的臉書專頁,但這份心意他永遠難忘,同時也對關心他的長官、同事,所有心臟移植的醫護同事,表達最高謝意。尤其是捐心給他的大愛人士,他更是致上無限感激。

其實,臺大醫院也有很多醫護人員非常感謝陳炯年教授,因為他倒下後,臺大醫院為醫護人員做健康檢查,其中胸部斷層掃描檢查一項,診斷出多位醫師竟然罹患早期肺癌,但這些人因早期發現而能早期治療,也是好事。

「如果當時有控制三高 或許就不用換心了!」 

康復後的陳炯年教授,20138月回到醫院工作崗位,年底開始看門診,20143月已經重回手術台了。門診老病患回診時,出現角色掉換的場景,陳炯年教授笑說,「有患者跟我說,醫師,你自己要保重。」

陳炯年教授感慨的說,自己之前雖然有三高,但因為沒有症狀,就沒有特別去注意,結果衍生出這麼嚴重的後果。「如果當時知道自己有三高,有找醫院的新陳代謝科或心臟科同事看一下,或許就不會走到換心這一步。」

他說,未來心血管疾病的嚴重性,一定會慢慢超過癌症。比起癌症,心血管疾病是可以預防的,所以,康復後的他,願意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提醒社會大眾,40歲以上的人都要開始注意高血糖、高血脂和高血壓等三高問題,有異常要尋求專科醫師協助,要好好的珍惜自己。如果在門診發現患者有三高,陳炯年也會苦口婆心,提醒他們要去找醫師治療。

工作減量 回歸健康生活 

回想起發病前的醫院生活,開會、巡房、門診、開刀,每天平均工作1416個小時,週末假日也常在開會,全年幾乎無休,像陀螺一樣轉,「基本上是在賣命!」現在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,陳炯年教授對工作態度有些改變,體認到「要適可而止,不能像以前那樣拚了」。陳炯年教授說,以前一周要開兩天的刀,現在減到只有一天;以前一周兩次門診,現在減為一診。人必須在工作和家庭、休息時間中取得平衡,是他病後最大的體認。

此外,他也要求自己開始運動。他說,幫他動換心手術的臺大醫院心臟外科教授王水深也很忙,但他每天至少走13千步到14千步,還拿計步器給他看,所以,病癒後的他,也開始隨身配戴計步器,培養運動習慣。現在一周至少五天,每天會走一萬步。他的飲食習慣也變了,現在青菜和魚吃得多,米飯和肉吃得少,每天早上吃兩顆水煮蛋的蛋白,以清淡飲食為主。 

經歷生死交關,陳炯年教授說,不是沒想過是不是退休會比較好,但是一想到就算每天遊山玩水,幾個月下來也會膩,想想既然還沒到退休年齡,加上自己又幸運換心重生,還是希望「做到不能做為止」。只是以往是「賣命」,現在他懂得適可而止,把工作量控制好,反而貢獻的時間能更長,對醫病雙方,都是福。

全文刊登於《好健康》雜誌 2015年1月 第31期

回上一層
最新消息